白天羽当即说道:“不了,既然此人拥有这样的手段来杀害杨锋,如果他刻意隐藏的话,想要追查到他也十分不容易。更何况这件事拖延的越长,想要追查出他的身份就越不可能。”

“小王就别狡辩了,刚才老板外出方便的时候,是嚷着要和老板一起去洗手间,然后们俩就一起出去了。当回来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回来,老板却一直没有回来。直到我们出去找的时候,才发现老板已经倒在血泊中,医护人员来的时候,说老板死亡的时间,正是们出去上卫生间的时间。”

“这个我目前还不清楚,我需要认真查看一下。”

“从这一点不难看得出,杨锋当时是被人弄晕之后。凶手从后面拖着杨锋的身体,将杨锋拖拽上楼,然后从楼上推下来的。导致杨锋坠落的时候头部着地破裂,重伤头骨,并且大出血身亡。”

当即那些警员,连忙将那些员工全部遣散离开。只见白天羽径直走到杨锋被害的地方,双手迅速凝聚正气口中也在念念有词:“天灵万物千飞絮,魂锁气息,续命追魂——”

如此一来,至少杨锋今次的坠楼事件,已经初步定义为是他杀。只不过想要查询出真正的凶手,还是有很大的难度的。但是白天羽在检查了一下,那小王的双手和臂膀,根本就没有任何被爪咬的痕迹,显然和杨锋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白天羽请求要查看监控的时候,却被工厂的员工告知,工厂里的监控今日突入坏掉了,晚上之后的内容根本没有录制成功。而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名老员工当众指着一名年轻小伙子说,他可能是杀害杨锋的凶手。

顿时在场所有的员工们,都忍不住追问道:“什么?白老板,确定我们锋哥是被人杀害的?那究竟是什么人杀害锋哥的?”

只听白天羽当即开口说道:“等一下,我确定这个小伙子不是杀害杨锋的凶手。而且杨锋也不是死于意外事故,而是被人凶杀。”

“奇门遁甲之万里追踪起——”

“那,觉得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尽快追查到凶手吗?”

只见那名老员工,继续当众指着那名年轻小伙子喝道。

说着,只见白天羽连忙蹲下身子,当着众目睽睽的面,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们看,杨锋的嘴角边溢处的有口水白沫。只不过伴随着血迹,很难注意到这一点。如果只是普通的坠楼事件,并不会有这种口水白沫,而且这种白沫并非是口水。”

听了白天羽的一系列分析之后,所有人都对白天羽表示佩服不已。没有人想到,白天羽居然拥有如此能力,只是这么看一眼,就能够从杨锋的身上,寻找出多处有价值的线索。

就在这时,白天羽忍不住再次查看了一下杨锋的尸体,忽然白天羽紧皱起眉头。

眼看被众人所误会,小王顿时哭喊着,似乎为自己辩解道:“不,我没有,我没有杀害锋哥。锋哥对我如同兄弟一般照顾,而且锋哥还说,只要我好好努力,过了年底就会提拔我当个小组长,我怎么可能会杀害锋哥呢。”

“杀人凶手,肯定是从后方进行偷袭,将杨锋强效麻醉后,然后拖走的。们可以从杨锋的双手指中可以看出,指甲缝里有一些皮屑。这应该是杨锋挣扎的时候,双手指挖着地方的肌肤所致。可以提取杨锋手指缝里的皮屑,一定能够有什么发现。”

“另外们看杨锋身上的衣服,如果真的是杨锋自己上楼,从楼层上跳下的话。那身上应该只有着地部位的衣服有污迹。而杨锋另一侧的衣服,裤腿上有着很脏的灰尘,尤其是杨锋的两只皮鞋边缘,也有严重地摩嚓痕迹,而且还是新摩嚓的痕迹。”

白天羽当即引着众人上前,开始逐一分析道:“很简单,可以让救护人员,采取受害者嘴角边的口水成分,然后拿去进行化验。一般的麻醉剂,捂住口鼻是不会让人昏迷的,只有口服类型的麻醉剂,才能让人在短时间内进行昏迷。”再看杨锋的体型,虽然不经常锻炼,当也是健康成年人的身体。”

从那之后,所有人都没有在见到杨锋。再次看到杨锋的时候,杨锋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当即一名警员,要将小王待下去进行盘问,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对着小王开始指指点点,似乎已经认定小王就是杀害杨锋的罪魁祸首。

随着老员工话音一落,那名叫做小王的年轻人顿时一脸苍白之色。很明显这位老员工刚才说的事完全属实,当即警差和白天羽也向其他员工们证实了这件事,确定大家最后一次见到杨锋的时候,正是和小王一起外出方便的时候。

被那老人指责后,那名年轻人当即冲着对方怒喝道:“老李,在干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杀害老板呢?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行不行我揍。”

当即只听一名警员开口说道:“好了,谢谢的协助,我们已经掌握了很重要的情报。稍后,我们会进行上报,有专案组的人员接手这件事,好好查询清楚,这幕后的杀人凶手到底是谁。一旦查明真相,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凶手揪出来告诉们。”

“如果我没有分析错的话,这应该是某种强效特殊的麻醉剂。当时有人从后面,用含有浓效成分的麻醉剂,捂住的了杨锋的嘴鼻。结果杨锋的嘴口吸收成分过多,或者是那捂着杨锋口鼻的裹布上所喷洒的麻醉剂药剂,直接涂抹到杨锋的口中,才会使得杨锋会出现这种情况。

听到了对方的话后,白天羽看了一眼在场的员工们,当即对着那名警员说道:“先把这些员工遣散走吧,如果有他们在场的话,我想要追查凶手会很不方便。”

“不是口水那是什么?”有员工忍不住好奇问道。

一名警员忍不住问道:“难道只是凭借受害者口角边有口水,就断定是受害者被人用麻醉药剂麻醉之后杀害吗?”

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