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说,司矅也能知道,知道费用多少以后,让董子俊把钱打入她的工资卡就好。

   她的身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男人有些不注意,往后靠着。

   “地下停车场。”慕少凌缓缓收回手,依旧面对着她。

   平时很快的电梯似乎下降的速度变得很快,但是此刻,念穆却觉得漫长得很。

   慕少凌走上前,与她并肩走着。

   过了会儿,梅姨拿着银行卡跟费用缴清单据走上楼,“念女士,费用已经结清了,这是清单,请您过目。”

   电梯越往下,进来的人越多。

   念穆摇了摇头。

   这个男人就像带迷药的蜜糖,让人贪他的魅力,同时,却也让人沉沦不知道身在何方。

   他在夹缝中往她那边走去。

   刚开始也只是几个人,在医院这种大电梯上面来说,其实都还好。

   慕少凌的车停在靠停车场门口的地方,一路走着,两人相对的沉默。

   所以,保持好正常的距离才是最好的。

   “慕总,这件事情虽然说是人为的,称不上是意外,但是也不想的,所以不用那么的自责,也不用对我负责,我没有怪。”她立刻表明了自己的心态,没有责怪的意思。

   慕少凌看着她没打算告诉自己,没有追问。

   因为慕少凌在前面挡着,她也没看下降的楼层。

   听着她的解释,慕少凌深深凝望着。

   “多少钱?”慕少凌问道,知道她不缺钱,但是他想替她出头。

   念穆看了一眼费用,没太在意,她在国内没有医保,所有的费用都是自费的,所幸的是她回来有一段时间,工作了好些个月,所以自己是有钱的。

   她低下头,脸红耳赤的,心跳不断的加快。

   念穆被他的话吓到,庆幸自己此刻没有喝水,不然定会被他的话给吓得呛到。

   念穆停下脚步,她当然不知道……

   “不用说,收拾好这些,放我车上。”慕少凌看着好几袋的东西,神色不变。

   慕少凌看着她的方向不是电梯,于是询问道:“去哪里?”

   大部分人挤出了电梯,空间多了很多,但是慕少凌的手不曾离开。

   一直到一楼,人群才慢慢的离开。

   念穆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额头。

   只是这种照顾要到什么时候?

   “不想走?”慕少凌误会了她的意思。

   这个地方她根本不愿意来,更别说不想走了,念穆解释道:“我要等梅姨回来,因为护士站那里还有些药,要拿着缴费单去拿药。”

   电梯门再次合上,又再度打开,他们已经到达负一层。

   念穆在护士站拿到司矅开的药,看着药单子,好些都是补血的药,剩下的一些则是用来清洗伤口的药水。

   念穆坐在床上,低头玩着手机等待梅姨回来。

   “慕总,您的车在哪里?”念穆感觉有些不自然,借着撩头发的动作,触碰了一下脸颊,果然,温度烫人。

   念穆回过神来,摇头道:“没什么。”

   避他如蛇蝎吗?

   慕少凌看着她步伐急促,慢悠悠地跟上,看着她在前面走路,于是询问道:“知道我的车在哪里吗?”

   念穆往后,给要进来的人腾位置,逐渐的,被前面的人给挤到了电梯的角落。

   梅姨开口道:“慕先生,念女士住院的费用是……”

   前面的人被挤到,发出几声的不满,慕少凌没在乎,直到挡在了念穆前面。

   念穆解释道:“我要回病房去拿东西。”

   “我知道不介意,收拾好了就走吧。”慕少凌说道。

   念穆迫不及待走出电梯。

   想到以前跟自己亲密无间的女人突然有天变成这样,慕少凌的心里更是不舒服,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是忍下了。

   她是阮白,虽然没有承认,但是这处处的都要跟自己拉开距离,这是什么意思……

   慕少凌垂眸看着她的头顶,身后的拥挤毫不在乎,心里则是估摸着,念穆是在害羞吗?

   很梦幻的如天使般的女孩

   念穆才注意到,已经走到他的车前面。

   念穆看着电梯上面不断往下的数字。

   “不贵。”念穆知道他什么意思,这些事情,她不想欠慕少凌的。

   她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车,想到恐怖岛的事情还有护士的警告,她就心不在焉的。

   即使有别人站着,气息混杂,但是依旧能够跟慕少凌保持好距离。

   念穆就是那样,即使自己有不方便,但还是不会去选择吭声。

   念穆不想接受的东西,从来都不是她自己能够决定要不要的,至少在他这里是不可以的。

   对她负责?

   慕少凌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看着她捂住额头,却没有提醒前面的人,一阵心疼。

   “在想什么?”慕少凌的发问打断了沉默。

   “的那堆东西,梅姨已经帮送到我的车里,走吧,我送回去。”慕少凌双手插在口袋,酷酷帅帅地说道。

   “我先去拿药。”念穆说着,拿着费用缴清单走了出去。

   念穆抬头看着眼前的人,他高大的身形是电梯里没有几个男人能比得上的,此刻一手提着几个袋子,另外一只手则是抬手撑着电梯旁边,把小小的自己护在怀里。

   念穆闻言,只好无奈跟上他。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电梯,VIP病房在医院的顶层,一般来说,电梯到达顶层基本上没什么人。

   她想起之前护士给自己的警告,恐怖岛那边的人,还有阿贝普,对自己的效率极度不满意……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就像是一对在走路的夫妻一样。

   念穆把这些放回背包,准备往回走。

   念穆走进电梯,尽量跟慕少凌站的远远的距离。

   念穆点了点头,祈祷着电梯快些到达负一楼。

   看来是一定要送她了。

   楼层越往下,电梯进来的人就越多。

   “是。”梅姨忙碌起来,把一袋袋已经收拾好的东西提起来。

   念穆的心里忐忑不安的,慕少凌说要对自己负责,是打算要照顾她吗?

   慕少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径自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上车吧。”慕少凌掏出钥匙开车,提着一袋袋的营养品往车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