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綦言语不详,赵紫澜却在心底冷哼了一声,你都将人家的妹妹收做妾室了,怎么可能不熟识?想到这里,赵紫澜心底又生出几分气恼来。

   楚綦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念头,或许是如今他大婚了,他的王妃已经是赵紫澜,从前对沈清曦的那些旖念,是断然不可能有了,而今日的沈清曦一袭清雅裙衫,身上没有带几件金银玉石的首饰,可到底还是人群之中最瞩目的存在,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楚綦自诩自控力超然,此刻还是心神微动。

   一瞬间,沈清曦读懂了她的眼神,赵紫澜的得意和傲然虽然加了掩饰,可还是不自觉的从她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沈清曦看在眼底只有些想笑,赵紫澜必定知道未来的皇帝是楚綦,可是她似乎忘记了,这辈子的楚綦,如今还只是个在朝堂之上刚刚崭露头角的二皇子罢了,她这身得意洋洋,此刻实在是有些违和。

   这话自然说的十分有道理,沈清曦但笑不语。

   看到沈清曦和长公主站在一起,赵紫澜也不敢贸然上前,只远远看了几眼,打算待会儿再找个机会上前去说话,楚綦就站在她的身边的,发觉她在看着一个地方不动,便也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这么一看,立刻看到了沈清曦。

   娃娃脸少女开花树下好活泼

   长公主哼了一声,似乎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继续道,“她这个样子,只怕不会给老二带来多少好处。”

   赵紫澜回过神来,便发觉楚綦也在看着沈清曦,她眉头一皱,“殿下和相府大小姐熟识?”

   楚綦的目光立刻清浅的收了回来,“倒也没有。”

   下了马车的赵紫澜第一时间看向了沈清曦,不仅仅因为沈清曦前世是楚綦的正宫皇后,还因为沈清曦早就知道沈清柔给楚綦做妾,却没有告诉她,当然,她们本来就不是什么亲厚的关系。

   沈清曦自然没有想错,因为赵紫澜一下马车似乎就在找她的位置,等找到了,便一脸倨傲的看着她。

   楚綦眼底微微一动,一颗心竟然有些摇曳起来,自从大婚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沈清曦了,其实也就一个月不到,可眼下忽然看到沈清曦,他还是觉得过了很久一样。

   然而当初沈清柔为了什么给楚綦做妾的,赵紫澜一直没有查清楚,可这些,赵紫澜肯定沈清曦是知道的,于是她动了念头,想从沈清曦这里套点消息出来。

   可是很显然,沈清曦不想和她多说。

   果然,长公主就先轻嗤了一声,“我们的成王妃看起来好像很以为自己鹤立鸡群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太子妃呢,你此前对老二不满之时我还看不懂,如今觉得,他选王妃的眼光不怎么好。”

   长公主这话说出来,沈清曦只得苦笑一下,前世楚綦选的王妃其实是沈清柔,这辈子又看中了赵紫澜,这么一说,还真是眼光不行,沈清曦便低声道,“这位赵家三小姐的确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