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张逸风抬起腿,猛然一踏。

   “当我梦家的人这么好欺负。”

   其余梦家人部怒了,这个张逸风实在太嚣张了。

   “我的男人,岂容你们说三道四!”

   这是梦霓裳第一次当着长辈这么没礼貌,但她就是不想看见他们欺负张逸风。

   但,就算张逸风是一位强大的武者,也不可能会治病吧?

   那一瞬间,还在叫嚣的梦家人部闭上了嘴巴。

   就在众人都在嘲讽张逸风的时候,梦霓裳却是一声低吼:“你们够了。”

   “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我相信我的丈夫。爷爷本来日子就不多了,与其等死,不如试一试。”

   这一巴掌打蒙了现场所有人,包括张逸风,虽然他也举起了巴掌,但这一掌不是他打的,而是他身边的梦霓裳。

   梦霓裳淡淡道:“就是因为你是我姑姑,我才打你的,如果是我男人亲自动手,你就不只是脸红这么简单了,你的牙齿都会被打掉几颗,我了解我的男人。”

   梦父的话落,一群梦家人便纷纷嘲讽道。

   尼玛,这还是人吗?

   “你……你,这么说你这还是在帮我了,大哥,你看看你养的好女儿!胳膊肘都是往外拐的。今日,我不打回来,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告诉你,要是出了问题,你这就是故意杀人,我梦家可以让你牢底坐穿!”

   别看梦父这些日子一直都很安静,似乎忘记了张逸风这件事情,实际上他一直关注着张逸风,特别是前些日子王家长子王涛的事情,更是让他惊讶。直觉告诉他,那件事情同张逸风有关系。

   “小小年纪,尽会吹牛皮,你要是能治好老爷子,还要现代医学干什么?霓裳啊,你可别被这小子骗了,现在喜欢吹牛的年轻人多了去了。”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

   地面上的瓷砖直接被张逸风一脚踩碎,裂缝像是蜘蛛网一般蔓延开来。

   “闭嘴!”梦霓裳听到阳痿两个字,当时就生气了,就算对方说的是事实,她也不准谁这样说张逸风。

   “怎么?生气了?整个梦家,谁不知道张逸风是阳痿。我说的是事实啊,怎么……(了)?”

   这位梦家人拿出电话,开始叫人了。

   所有人之中,唯独梦父比较淡定,他看着张逸风,淡淡道:“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治病这事情,还是不要乱来。”

   “我家老爷子的命可是珍贵得很,一旦出了什么差错,你小子担待得起吗?”

   但她还没来得及拨通电话,张逸风忽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稍微一用力,便将女子举了起来,随后将女子扔了出去。

   “你敢打我,我可是你姑姑。”这位挨打的梦家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张逸风却是淡淡道:“我医治梦老,那是你们的荣幸,别人想请我,也不一定请得到。另外,我若真要医治,你们也拦不了我。我不想动手,你们也别逼我动手。”

   闻言,有家人冷笑道:“试一试?老爷子的命是随便乱试的吗?后果谁来承担。我们还没有说你呢,梦霓裳,你可知道你丢进了我梦家的脸!同别人扯证也就罢了,你谁不选,偏偏选一个阳痿!”

   王家不动,他自然也不会动,而是静观其变。

   梦霓裳脸色冰冷,声音冷漠地开口。

   这位梦家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啪地一声轻响忽然传来。她的脸上多出了一枚鲜红的巴掌印记。

   这说明,张逸风不是一位弱者。他强大到让王家都忌惮的地步!这就是为何这些日子王家没有再找张逸风麻烦的原因。

   咔擦咔擦。

   而且,王家的少爷一直生死未卜,王家将张逸风当成了最大的嫌疑犯,但张逸风却好好活到了现在,而王家毫无动作,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三姑!小子,你想干什么!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