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莫江夜冷勾唇:“还有,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药是谁送过来的?”

   如果要是那个送药过来的佣人不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他根本不会怀疑什么。

   可刚才送药进来的人一副害怕的模样………

   叶尔若余角视线往一边飘了飘,“可能会是最怀疑的那个人。”

   她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莫江夜给她抹好药后把她袖子拉了下来:“艾珂御霄?”

   “嗯。”

   陡然,莫江夜危险的双眸眯起,薄凉的唇扯开:“还真是对不死心。”

   他以为他老实了,毕竟他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果然狗还是改不了吃屎。

   老老实实做他艾珂家族的二少爷,给某人一个面子,他全当眼瞎看不到他。

   但若是他非得想招惹他女人,他打断他的狗腿。

   韩式卷发美女红唇雪肤碎花裙轻摇裙摆苗条身材图片

   “莫江夜还记不记得我之前和说过一件事,我长的很像他一个以前已经死去的女朋友。”

   “像个屁!”

   “………”

   “下次走路长点眼睛。”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意思是说我走路不长眼?”

   “难道不是?”

   “是鞋拖太大!”

   “那也是没长眼睛,没有别的鞋穿了?”

   他嘴上虽说着毒话,手却是小心翼翼的把她胳膊拿到一边,轻吹着她下巴处,轻柔的给她上药。

   叶尔若拿过那支药多问了句:“这药怎么办?丢了?”

   他嗤笑:“丢了?叶尔若这是在浪费资源。”

   谁送来的当然是要送回去给谁用。

   她把玩着那支药膏,莫江夜说这话她还是能听懂的,毕竟跟在他身边那么久,他做事风格她了解的。

   正好,如她心愿。

   那个智障是该让人刺激一下,然后清醒清醒了。

   “痛!!莫江夜干什么?”叶尔若突然惊呼出声。

   莫江夜离开她娇唇阴阳怪气开口:“看那么出神,喜欢上这支药了?想上?对它有非分之想?”

   “给,给,想上,上。”

   “我没受伤,为什么要上?”

   “…………”

   他轻哼,把药丢在一旁,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把她抱起来:“我现在只想上……”

   “大白天要干什么?”

   “。”

   “!!”

   她的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就被抛在柔软的大床上,他高大的身影随之覆过来,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幽深的眸子盯上她,一直盯她看。

   叶尔若受不了他视线:“怎么了?”

   “我们多久没Z了?”

   “做,做,做,窗帘关上。”

   她扭头去找遥控器,遥控器没找到她就被某男捉住红唇,带着一丝惩罚的意味,让她无法闪躲。

   等他们结束时天已经黑了,当然佣人一开始送来的那支药也派上了用场。

   莫江夜连派人去核实一下那药膏到底是不是艾珂御霄送的都没有核实,直接让人把他揍的不轻,将他彻底拉入黑名单。

   所以晚饭的时候他没过来。

   艾老爷不悦:“二少爷呢?”

   “老爷,二少爷不舒服最近就不过来吃饭了。”

   “不舒服?”

   收到消息,七个叛徒已经准备攻过来了,他现在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