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故意将传染两个字说的很大声。

这样的话,只要推说大婚在即,沈孝一定不会让她前去。

到时候,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将这件事推给自己的另一个身份紫霞。

只有以紫霞的身份,她才能挣到她们的钱!

以沈天婳的身份,岂不是白白搭上几颗药进去?

嗯,这次也得将解药上面涂成金色,卖个好价钱呢!

赵木一听,立刻精神一抖。

这样的情况,当然不能让玄王妃去了呢!

“那大小姐好好休息,千万不要去前厅。大小姐宅心仁厚,以前二小姐那样对您,您还为她着想,玄王殿下真是没有看错您!”

说罢,赵木便鞠个躬,退了出去。

沈天婳一阵挑眉。

宅心仁厚?

粉嫩小公主的独立日

她可没有那么不要脸,敢用这个词。

宅心仁厚,她可称不上。

她的信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就算不能打到她筋断骨折,也要跟她拼个鱼死网破!

现在,她可以好好画个妆,出去等着沈孝带着沈白莲和沈梦蝶来送钱了。

刚好香茗受了伤,就让她穿上她的衣服躺在她穿上休息吧。刚刚自己专门跟赵木说了自己现在风寒未愈,向来沈孝不会让人来打扰她休息了。

果然,等她化好妆感到药材铺的时候,沈孝派来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瘦高掌柜原本以为沈紫霞姑娘不会来,就想让他先走,却没想到这人自称将军府的人,就是赖着不走。这身份高贵的客人,他也不好在说什么,就怕这紫霞姑娘到了晚上也不来,他会闹事。

却没想到,说来,这人也就来了。

瘦高掌柜松了口气,道了声:“好巧!”

化装成紫霞的沈天婳跟着家丁一起去了将军府。

到将军府的时候,沈白莲与沈梦蝶距离毒发已经有点时间了。

那疱疹已经爬遍了满脸,满手。她们是穿着衣服的,如果没穿,应该还能看见满身都是。白皙的皮肤,配上红红白白的疱疹。

乍一看,很吓人!

仔细一看,更吓人!

这种疱疹只痛不痒,微微碰触,便会钻心的痛。

所以二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着就更不是了。

一声声的哀嚎,不绝于耳,简直就像是野猫在叫春!

她用两颗涂着金色的药丸换了两千两白花花的银子。

沈孝因为沈白莲马上要大婚也是舍得,掏钱那个爽快。爽快到沈天婳都以为自己将价格喊少了。

乔氏是见过紫霞的,那金色的药丸的效力,她也是知道的。

自然是深信不疑。

等她们二人服下了解药之后,她还特地问了一句:“要不要进行光合作用?”

沈天婳但是就想笑,但是硬生生的憋住了。

她当日只是为了坑乔氏,这才这么说的,既然她都提出来了,自然不能厚此薄彼嘛!

光合作用,不错,不错。

外面的日头正好。

出去晒晒,刚好能帮他们二人消毒杀菌哈。

她便点了点头。

两个丫鬟将沈白莲和沈梦蝶扶了出去。

因为搀扶,难免会碰到水泡。

二人可以说一边走,一边嚎,那情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将军府里是死了什么人呢!

虽然说这将军府里人不多,但是她们如今这副尊荣让地下的丫鬟小厮看看也是不错的。至少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用来消遣的话题!

沈天婳看着红袖,若有所思。

她要是走了,红袖一个人在这个将军府里必定不好过。

她现在是年轻,有几分姿色,若是年老色衰,沈孝会如何对待她?现在她是有沈孝护着,但是当宠爱不在,依照乔氏的个性,必定不会放过她。

若果红袖有个孩子,沈孝应该会更上心一些。

最好,还能是个儿子!

沈孝没有儿子,所以一直以来,他心里都有这么一个结。

“沈将军。”

沈天婳今日在府中一直都是改变了声线在说话,为的就是不让他们认出来。

沈孝听见紫霞在叫他,微微转了头。

对于美女,男人总是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即便是知道,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但是就是更加上心一些。

沈天婳是沈孝的女儿,但是紫霞不是,听见女子温温婉婉的叫他,他马上就转过头来。

“沈将军,我听说有三个女儿,却没有儿子……”

这话一出,沈孝不乐意了。眉头一拧,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碍于美女的面子,还是没说。

“将军莫怪,紫霞没有别的意思。紫霞只是看这位红袖姑娘,有旺夫之像,应该是会连生贵子才是,便在想为何沈将军到现在都没有儿子。”

沈天婳故意将紫霞说的好些一定会生儿子一般,目的就在于让沈孝对她更上心。

沈孝有些纳闷,但还是出口问道:“紫霞姑娘,还懂看相?”

沈天婳摇了摇头:“这生男生女,我是大夫,比看相的要准的多!至于旺夫之像,我确实是通晓一点周易之说。这药,一日三次的吃;这个,给红袖姑娘,每次月事之前吃,三个月后便知真假!”

当然,这是她在胡说。

生男生女,是概率问题,只能大幅度的提高概率,更本没有百分之百的方法。

除非是在现代,做试管婴儿。

只可惜,这古代没有那么先进的医疗设备。

沈孝几乎是下意识的接过了药瓶。

三个月?

有没有这么神奇?

红袖看着伪装成紫霞的沈天婳,有些讶异。

这个女子,为何要帮她?

乔氏在一旁,听见了,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看不出来,这紫霞是有意在帮红袖?若是这红袖再生个儿子,她这个正房就更没有地位了!

她连忙道:“紫霞姑娘,看看我,我还能不能生?”

紫霞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

那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乔氏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毒,看着红袖。

沈天婳自然没有忽略掉:“将军,我只能说,无论何时何地,都得派自己的亲信好好保护这位红袖姑娘。我刚刚暗暗算了一卦,若是这红袖姑娘有个万一,现在的身份地位全部都会归零,官途也会彻底瓦解!”

威胁一个人,就得拿他最重要的东西,最在乎的东西。

而沈孝,最在意的不就是那名利与地位吗!

沈孝听见这话,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乔氏,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