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回家的路上,颜小汐愁眉不展,忧心忡忡。

颜雨辰好说歹说,各种巴结讨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服她,让她回家后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爸妈。

“小妹,真的只是小事而已,不要担心了,来,给哥笑个。”

家门口,颜雨辰停下单车,故意像个小痞子般的托着她的下巴逗她。

颜小汐苦着脸道:“哥,都这时候了还开玩笑,要是明天那些坏蛋们再去学校找麻烦怎么办啊?”

颜雨辰捏着她那粉嫩的下巴笑道:“难道怕哥把给卖了?”

颜小汐一把打开了他的手,别过头去嘟嚷道:“我不管,我就要告诉爸妈,让他们出主意。”

颜雨辰威胁道:“敢?信不信哥今晚故意头晕让陪哥睡?”

颜小汐脸蛋儿一红,斜着眸子哼道:“休想!”

颜雨辰冷笑一声,道:“看胳膊扭得过大腿么,本来爸妈都巴不得咱俩睡在一起呢,只要今晚我一说,保证得乖乖过来给哥当个暖床的丫头,不信试试?”

颜小汐撅起小嘴,一脸幽怨地看着他,气恼道:“哥,真阴险!”

清爽怡人热裤小美女私房照

“彼此彼此,谁让说话不算数的。”

颜雨辰一脸得意。

两人正站在院门口斗嘴时,旁边忽地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声音:“颜蛤蟆,听说有人要打啊,吓的哭鼻子没?”

两人转头看去,狐呱呱穿着一袭雪白的长裙,满脸开心的笑意。

红红的夕阳下,这女孩宛若画中行来的仙女,又如天上落下的公主,当真美的如梦如幻,令人难以置信。

颜小汐怔怔地看着她,心中充满了惊叹和羡慕。

颜雨辰也恍惚了一瞬,随即推着单车进了屋,嘴里道:“小妹,快进来吧,离那疯女人远点,别被她咬了。”

“哦。”

颜小汐答应了一声,不舍地多看了狐呱呱一眼,跟着进了小院。

狐呱呱在门外跺着脚大骂起来:“颜蛤蟆,这该死的混蛋,本小姐诅咒明天被人家揍的屁滚尿流爬着回来!”

披着雪白狐裘的暖姨出现在了她的身边,低声道:“小姐,那只花蜈蚣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想必是被那小子发现了。”

狐呱呱恨恨地道:“那混蛋的运气怎么总是这么好,真是气死我了!”

暖姨宽慰道:“小姐息怒,今晚咱们放毒蛇。”

狐呱呱目光一寒,冷笑道:“好,咬死他!让他把本小姐当空气,让他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

吃晚饭的时候,颜小汐有些心不在焉,眉宇紧锁,满脸的心事。

颜父颜母问了几次,她都欲言又止,每次刚准备说话,就被颜雨辰岔开,并且还被他偷偷在桌下掐了几次大腿。

吃完饭后,颜雨辰正在卧室复习功课,颜小汐洗完澡,气冲冲地闯了进来,撩起裙子就把雪白的大腿伸到他的面前怒道:“哥,看看,都青了,全是掐的,这个坏蛋!”

颜雨辰伸出手帮她揉了揉,不以为意地道:“没事的,明天就好了。”

颜小汐一把打开了他的手,一脸嫌弃道:“吃完饭就没有擦手,脏死了,不知道人家刚洗的澡啊。”

颜雨辰搓了搓手,一脸回味地道:“难怪这么滑呢,跟泥鳅样的。”

“讨厌!才跟泥鳅样的呢!懒得跟说了,我回房睡觉去的。”

颜小汐哼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间,耳根却不知何时红了起来,躺在床上后,又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

夜深人静的时候,青牙准时到来。

颜雨辰躺在床上,阴魂出窍,带着青牙离开。

“青牙,今晚去教训一个人,一定要把那家伙折磨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他!哼,敢打我小妹的主意,本公子要让他生不如死!”

由于魂魄对每个生人的气味都很敏感,白天颜雨辰又特意记住了张辉的气味,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他的住处。

张辉租住在一间破旧的民房,房间中充满了酒气,在他的怀里,还躺着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显然是从外面花钱叫来的。

此时,两人睡的正香。

颜雨辰飘荡在他的头顶,想到白天放学时他那嚣张而恶心的面孔,不禁冷笑一声,身子一晃,带着青牙一起钻进了他的额头。

梦中,张辉正带着一帮手下大杀四方,过了片刻,场景又转换到了牢狱中。

阴暗的牢室中,张辉正凄惨地被牢霸带着其他人按在墙壁上脱光裤子,轮流shi暴,痛苦而惊恐的尖叫声响彻牢房。

最后他瘫软在角落里,屁股上满是鲜血,哭的凄惨无比。

颜雨辰动用体内的法力,竟突然能够看到他以往的记忆,哪怕是小时候的事情,都能清晰浮现而出。

张辉做了一会儿噩梦,又开始做春梦。

梦中那女孩的容颜有些模糊,张辉刚把那女孩按到在地上,旁边突然冒出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一拳把他打飞了出去。

张辉狼狈地爬了起来,抬头一看,那只恶鬼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名模样颇为熟悉的少年。

“是!叫颜雨辰,是我表弟的同学!这该死的东西,刚刚是不是打的我?他么的找死,信不信老子废了!”

张辉终于认出了这个男生,顿时勃然大怒。

颜雨辰上前就给了他一拳,直接把他打爬在地上,道:“给我一天的时间,让我向表弟跪地道歉,还想让我小妹做女朋友,是有这个事吗?”

张辉怒吼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边挥舞着拳头凶狠地冲了过来,嘴里一边大骂道:“卧槽尼玛,知道老子砍过人坐过牢吗?他么的敢打老子,小杂碎,死定了!这次就算跪地道歉卖妹妹都没用!”

刚冲到颜雨辰的面前,身后突然伸出一只黑漆漆的爪子,一把揪住了他的寸头,阴森森地道:“嘿,小子,来,帮大爷们捡捡肥皂。”

说着,在地上扔了一块肥皂。

张辉愕然转头看去,身后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只青面獠牙的鬼怪。

在这只鬼怪的身后,则恭敬地站立着十几个肌肉虬张满脸横肉的大汉,皆是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快点,别磨蹭,帮大爷们把地上的肥皂捡起来。”

青牙磨着森寒的獠牙催促道。

张辉双腿顿时一颤,满脸惊恐地捂着屁股道:“各位……”

“啪!”

青牙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瞪着猩红的双眼道:“别他么的废话,赶紧捡肥皂,听到没?”

那十几名身强力壮的大汉围了过来,满脸yin笑地看着他。

张辉大惊,哆嗦着双腿带着哭腔道:“别……求们了……”

青牙双眼一瞪,还要抽他,就听颜雨辰不耐烦地道:“好了青牙,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扒光他的衣服弄残他!”

青牙忙答应一声,谄笑道:“是,公子,小的这就让这些大汉爽的他不要不要的,嘿嘿。”

张辉一听,方知这些恶人竟然是颜雨辰的手下,顿时吓的半死,双膝一弯,就跪在颜雨辰的面前哭着央求起来:“大哥,饶命啊,小弟有眼不识泰山,罪该万死,求您……啊!”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青牙一脚踹爬在地上,“嗤拉”一声撕开了裤子。

那群满脸垂涎的大汉立刻兴奋地大吼一声,一哄而上。

“啊——”

张辉凄厉而绝望地惨叫起来。

现实中,床上,那浓妆艳抹的女人睡的正香,却突然被身旁的一声尖叫吓的跳了起来。

睁开眼一看,身旁的男人正一边张大嘴巴惊恐地尖叫,一边哆嗦地抖动着屁股,全身恐惧地缩成一团,疼痛的眼泪飙射而出。

“真他么的有病!”

女人怒骂了一声,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喊道:“喂,醒醒,尼玛做什么噩梦呢,都吓成这样了。”

张辉没有醒,继续痛苦地扭动着屁股凄厉地哭嚎道:“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们放过我的ju花吧,啊……好疼啊……啊……流了好多血啊……”

那女人顿时听的目瞪口呆,瞪大眼睛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嘴里喃喃地骂道:“卧槽尼玛,还有做这种梦的,牛逼!”

梦中,在青牙的指挥下,十几名大汉亢奋异常,极为卖力。

张辉被折磨的昏过去,再被弄醒继续折磨,然后又疼的昏过去,然后再被弄醒继续……

他哭的嗓子哑了,疼的嘴巴脱臼了,被吓的精神错乱了……

最后,他终于绝望了,瘫软在地上成了一团烂泥。

而现实中,他竟然一边惨叫一边用自己的指头捅自己的ju花,使劲儿捅,狠狠捅,搅着捅,拼命捅,疼的他自己满脸扭曲,全身抽搐不止还要继续捅……

旁边那名浓妆艳抹的女人早已被这世所罕见的一幕给惊呆了!

她像是石化了一般,在旁边瞪大眼睛看着他卖力的表演。

尼玛,精彩!太精彩了!真尼玛精彩啊!

女人心中惊叹不已。

梦中,青牙早已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哈哈笑道:“公子,明天这家伙就算不精神错乱,也得被人扶着才能走路,到时候小的会继续潜伏在他的梦中,时不时扑出来吓他一番,保证让他变成白痴。他现在的精神和魂魄已经很弱了,小的藏在里面那是轻而易举,就算是白天也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