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天婳进来的时候,看着众人看她的眼光,没怎么在意。其实,在比试的时候,跑去洗澡,确实是有些奇葩,但是她也是情非得已啊。

如果她要是不去洗澡,估计这会回来的时候他们更是要瞪大着眼睛看自己了。

一声白衣,被那男子流出的鲜血染的一片一片的。知道的知道她是为了给眼前的男子看病解毒,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被什么东西割破了大动脉大出血了呢!

就连青青也受不了,也要洗澡换衣服。

轻轻因为背着那眯眯眼,所以“挂彩”比她更严重。

而且,她说,一想到这男子这么龌龊,他就觉得他恶心的不得了。这样,她刚刚接触了她,她就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皮扒掉一层。

还好古代没有艾滋,但是性病什么的,还是有的。

这男人,便有。不过她们身上没有伤口,倒是不担心传染。

要不是为了比试,她真想替天行道,将这个男人狠狠弄死。不对,应该是让他求生不得,求死无门才对。

不过,她在解毒的过程中,也确实给了他一点惩罚。

她还要过来完成这场比试,所以便先洗了,来这里。青青现在应该还在洗澡,按她的话说,要洗N桶水才行,不然身上就会有这个男人的臭味。

这身衣服便是在青青的房间里“借”来的,青青,青青,人如其名,总是喜欢穿着青色的衣服。那柜子里,一水色的青色长裙,难怪她每次看见她都是穿青色的衣服呢。

时尚美女清纯气质街拍图片

沈天婳进门之时,由于所有人都围着,所以她看不见那个男子。

现在,她走了进来。那些乌拉拉的人群,立刻都让开了一条道,让她顺利通过。

华衫也就暴露在了她的眼前。

华衫躺在地上,痛苦万分,嘴里还被人塞着一块黄布。

沈天婳看着这一幕,,眉头微锁,快一步走过去,拿出银针刺在了华衫的身上。

她动作敏捷,快如闪电。动作虽然繁琐,但是却轻快无比,除却个别几个人,其他的人甚至没有看清她刺了那几个穴道。

银针刺过之后,疼痛感骤然减轻了不少。华衫在那么痛苦的过程中忍耐了很久,那是一件极其消耗体力的事情。

所以这样痛苦骤然减轻,竟然沉睡过去。

沈天婳起身,动作优雅,皱着眉毛问沐青云道:“沐大叔,为什么不用银针为他缓解疼痛。他,此刻是的病人。”

沐青云看着眼前的沈天婳,一副极其冷漠的表情,那眼底似乎没有一丝情绪:“他,不是我的病人。他只是我们用来比试用药的人偶。”

病人?从他的女儿离开他之后,他便再也没有为别人看过病。

他只是偶尔炼炼药,制制毒,在这天机阁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

沈天婳:“……”

看来,失去女儿的痛,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上成为了一个无法逆转的痛。

沐青云看着沈天婳的眼神,那澄澈的眼神,还有一种善良,为医者皆有的仁爱。脑中,又出现了女儿的影子。这抹影子,让他很痛。

沐青云看着沈天婳,看着这个今日让她几度回忆起女儿的少女道:“口口声声说他是病人,那么的病人呢?”

“啊?”

面对沐青云突如其来的问话,其实沈天婳还是明显一愣。毕竟她刚刚还在想华衫的事情,原本觉得华衫人不错,不想让他受太多苦,却没想到还是让他痛苦了这么久。

怔忡归怔忡,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既然沐青云现在问起,她当然要对他说个明白。

“那啥,他可能无法自己走回来了。”

这话一出,旁边一阵轰然。无法自己走回来,那不就是死了吗?

本来他们就没对沈天婳抱多大希望,觉得她能够解沐青云的毒。即便这个女子再有天赋,再有本事,再有见识,也不至于能够解一个沐青云本人都说了没有解药的毒。

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不过,人家毕竟还是个小姑娘。遇见这样的事情,作为大哥大叔甚至是爷爷的他们,还是得安慰安慰她。

那个替他们带来华衫和眯眯眼的中年男子道:“天婳姑娘,不要气馁,的医术已经很不错了!”

一个头发花白,胡子却又黑又亮的老头道:“是啊,是啊,天婳姑娘,不要灰心!老朽学医五十载,都未必有如此造诣,真的是很厉害了!”

一个方脸汉子,身上透出一股爽朗气:“妹子,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毕竟跟比试的人是夏国当年的神医沐青云啊!输给他,一点都不丢脸。我想跟他比,他都不会理我呢!妹子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黑胡子老者连忙接道:“小邱啊,倒是说了句实话。”

方脸汉子面上一囧,红了脸,旁便的人爆发出一阵大小。

这一刻,无疑还算是轻松愉快的。

跟这群人呆在一起几日,倒是有了那么一点同事之间的温情。甚至,比现代,还要洁净的多。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古人,可能还是比二十一世纪的人个纯善一点。当然,也不绝对,比如刚刚她治好的那个猥琐的眯眯眼,还有曾经在他说话的时候对他表示支持的人。

她可算是记住了。

有机会,她也会稍加惩治的。

让他们知道,女子,绝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都说物以类聚,人与群分,这话,绝对是没有一丝一毫错误的!

“各位,天婳真的很谢谢大家的安慰。不过,天婳刚刚说的是,那人不能自己走回来,不是说他不能回来了啊!”

她眯眼而笑,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带着几分甜美与俏皮,若森林来的精灵。

这话一出,众人又瞪大了眼睛。这一次,连沐青云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情绪波动。

沐青云瞪大了眼睛,眼睛里是一种惊讶和慌张。

她的意思是……

她解开了他的毒药,解开了那个让他妻女同样死去的血盟?

她,一定是在吹牛!

这,根本就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