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翌日,慕司越一大早就去了二殿下的家中。

安德越和安德华正准备出去,见到他,有些意外。

“慕公子?”

“我今天来是和们谈谈关于安维希的案子?”

说到这里,安德华气愤的面色扭曲,“我妹妹是被冤枉的!只是枉费了她这么多年在工作上尽职尽责,出了这样的事,她的同事没有一个人敢为她出头!”

反而认定了安维希就是罪人。

一天过去,这件案子持续发酵,媒体也争相报道,皇室已经开了紧急会议,商讨多重方案了。

如果真的不能澄清此事,安维希的下场,是可以预料到的。

“进去谈吧。”

安父比起安德华,更冷静些,只是一夜之间,也多了不少的白发。

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和他当初被冤枉成叛徒,杀害同胞是一样的,可安维希年纪还小,让她承受这些实属不易,可他们作为亲人,必须要三天后才能进去看望,也不知道这几天她要怎么熬过来。

清纯美女露香肩美拍图片好静谧

三人落座。

慕司越也不拐弯抹角了。

“两位现在想来是很着急的,以们的势力,或许会让整个案子出现转机,不过……对方既然谋划了这么一出,目标直指安维希,定然是知道她的身份的,要是们和几位殿下联合出手,们无法预料,接下来还会不会有更大的陷阱等着们!”

安德华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始作俑者真正的目标不是我妹妹,而是我父亲,或者我?”

毕竟安维希一向与人为善,不和人结仇,她的敌人,也很少有能够对付她的!

慕司越摇头,“这我也不确定,或许是针对安维希,又或者是针对两位,也有可能不止一个敌人,对方在暗,我们在明,这些都是不可知的,但是们身份特殊,一举一动都事关自己的前途,安维希出了事,们身后肯定有不少人都在盯着们父子两。”

“外界传出了消息,王储上位的日子快要到了,这个时候最容易发生动乱,而二殿下手中的兵,于皇室和所有子民都至关重要,出不得任何的差错,所以即使是安维希出了事,为了谨慎起见,们都不能有任何的动作,要是掉入了敌人的陷阱,让对方有机可乘,后果不堪设想!”

安德越紧锁着眉,想抽烟又忍住了。

他们的身份,注定了这辈子这条命,不是属于自己的!

慕司越所说的,其实他都可以想到,只是为人父母,见到自己的孩子出了事,又怎能真正的冷静去分析问题?

“所以慕医生说的这些,是想自己出面帮我妹妹么?”

慕司越承认了,“问题都分析清楚了,们不适合出面,但是我适合,一是我作为医生,能够以照看安维希的身体精神状况为由,派我的人进去,免得她受苦,二是我的人脉广,我已经查到了一些消息,可以保证,一定会把她救出来!”

“如果两位信的过我,尽管放心的把事情交给我去办!”

话落,他又拿出了一些文件,“这是我私人的绝密档案,我把这些压在两位这儿,要是我有任何想要害她的念头,们可以把这些文件公布出去,或者交给我的竞争对手,我绝无怨言!”

听到这话,父子两相互看了一眼。

他们内心都信的过慕司越,可他为了让他们放心,竟然把这些重要的东西压在这里,不怕最后受威胁,这不仅是对他们的信任,更是他自身的担当!

想到这里,安父看着慕司越的眼神,又多了一份赞赏和敬佩!

他是一个极有责任担当的男人,安维希并没有看错人。

“慕医生,请原谅我冒昧的多问一句,谁都知道,这趟浑水有多深,竟然选择踏进来,那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帮助我女儿的?”

父子两到现在都还不清楚安维希和慕司越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是安维希的感情他们不好插手,二是她也不愿意说。

闻言,慕司越沉默了一会儿,却并没有正面回答,“我还有事,要先去忙了。”

他打了招呼,没让父子两送,直接离开了。

对于这样的问题,他总是能避就避。

安德华不明白了,“爸,说那慕司越对妹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对方摇了摇头,“连维希都不清楚,我们又如何能知道?他能够尽力的帮她,已经说明维希在他心中是有分量的,至于其他的,就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了!”

事情闹的太大,远在安城的楚伊瑶和墨乔御都知道了这件事。

他们不远千里的赶来了都城,打听到了事情的详细经过。

“不行,我得去帮她,表姐一定是被诬陷的!”

要说手段,夫妻两都是有的。

毕竟当初的阴谋阳谋,没少经历过。

然而楚伊瑶正要下车行动而时候,却被墨乔御给拦住了,“先等等。”

楚伊瑶不解的看着他。

墨乔御则是笑了笑,“看看前面那辆车!”

楚伊瑶抬头,只见慕司越的车到了警局门口,停留了一会儿又离开了。

“是慕司越?不,应该说是许焕然才对?”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安维希都告诉她了,慕司越已经间接承认,他就是许焕然了,只是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墨乔御握住了她的手,笃定道,“伊瑶,从前的许焕然并不是真正的善人,相反,他有智慧,有头脑,否则他也不会一人创建了那暗夜帝国,过了几年,他定然比从前更成熟,安维希的事情,他是有把握的!”

楚伊瑶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让我们不要插手?”

“没错,这世上大多数人的感情都不是一帆风顺,水到渠成的,现在的慕司越,心中有顾虑和犹豫,而安维希,也有不安和仓皇不定,这个时候,就需要他们在一次次的事件中磨合,从而让两人的心越来越近,谁也离不开谁。”

“我们插手,相当于断了他们之间的那点联系,反而不妥,我们只管守在他们身后,要是最后慕司越没办法把安维希救出来,我们再出手也不迟。”

闻言,楚伊瑶冷静了下来,笑道,“和以前不一样了,从前对任何人的事情,都是不屑一顾的。”

墨乔御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有了,我的世界就彻底的变了,有了阳光和温暖,更像是活生生的人,我们在一起的几年,经历磨难的时候,也幸得有人的帮助,许焕然对我们有恩,我会一辈子记着,自然也希望他能幸福。”

楚伊瑶顺势自然的靠在他的肩上,“还是想的周到。”

男人给她披上了外套,“只是关心则乱。”

话落,两人打算启程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