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墨冉晓正要将整盘海鲜倒在垃圾桶内,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厉喝声,“放下!”

“擎宇哥哥,我只是……”

看不惯许瑶那句话还没说出,接触到他带着冷意的眼神,她只好将盘子放下,改口道,“我也想吃擎宇哥给我烤的海鲜和剥的虾……”

顾安月急忙跟着她附和,“对啊,哥,有这么做男朋友的么?怎么能晾着冉晓不管呢?”

难道两人还在冷战么?

闻言,顾擎宇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谁和说的?”

“当然是冉晓说的呀?”

顾安月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略带心虚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冉晓姐,不会是骗我的吧?”

“这……”

谎言被当众戳穿,墨冉晓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

“怎么能骗我呢?!”

慵懒少女的午后闲暇时光

她可是为了墨冉晓才跟着许瑶来到岛上的,结果闹了这么大一场乌龙!

从小就拿她当好朋友,她却利用自己故意接近哥哥!

顾安月气的直喘气。

墨冉晓心里一慌,要是顾安月都和她闹翻了,她岂不是更没有机会打探顾擎宇的行踪了?

她急忙的想解释,然而顾安月这次却没有理她,甚至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她就这么干站在这儿,没有一个人要和她说话,给她圆场的意思。

脸色铁青,干脆不管不顾的怒吼,“顾擎宇!我就不明白了?我喜欢了那么多年,眼巴巴的跟在身后那么多年,为什么连个眼神都懒的吝啬?我好歹也是墨家的二小姐,出身名门,能文能武,到底哪里不好了?难不成还真的喜欢许瑶那个女佣不成?她一没长相,二没家室,更没才华,我究竟哪里比不上她?”

女人在这方面最是敏感,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顾擎宇看向许瑶时,眼神的不同?

这话一出,气氛一下子僵住了。

突然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墨乔御手中的酒杯被她狠狠的捏碎。

手腕处被割伤了一道小口,鲜血缓缓的流出。

楚伊瑶的瞳孔缩了缩,迅速的从包里拿出了药膏和纱布,小心翼翼的给他清理伤口。

好在他除了浑身冒着冷气外,并没有不配合。

伤口很快处理好,她不悦的开口,“下次再这样,我可不会再给包扎了!”

有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么?

墨冉晓的玩笑话他也能信?

男人紧抿着唇,无意的扫了顾擎宇一眼,“喝酒么?”

他给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随后两大箱的啤酒就这么搬到了桌子上。

度数都不低,一箱整整有八瓶。

这是什么意思?

楚伊瑶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后就见墨乔御已经开了一瓶,酒杯都没用就这么仰头狂喝。

顾擎宇紧随其后,在墨乔御喝完一瓶时,他也喝的差不多了,将空酒瓶扔在了地上。

然后又迅速的拿了第二瓶……

直到第三瓶,第四瓶……

楚伊瑶无论怎么劝,两人就是不停下来。

“三嫂,就别拦了,没用的……”

沈其南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三哥和顾擎宇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来还是很好的兄弟,偶尔喝个酒聚餐什么的,可是几个月前,两人突然就再也不往来了。

由原本的关系平和变成了剑张跋扈的模样……

“他们怎么了?”

苏萌小声的问道,她怎么觉得墨冉晓刚才说的那些话好像是真的呢?

可是怎么可能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这两人不把酒喝完,这事是不会完的!”

沈其南说的没错,两人真的就把桌上八瓶酒喝的一干二净,几乎是同一时间,将最后一瓶空酒瓶扔在了地上。

双眼依旧清明,没有染上半点醉意。

虽然生气,可还是怕他难受,楚伊瑶给他倒了一点温水,“先喝点吧……唔……”

墨乔御并没有接,而是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女人抱在自己的腿上,狠狠的吻了上去。

没有一丝温柔,霸道冷冽的侵入,让她身上每一处,都沾满着属于自己独有的气息。

“唔……放开……”

被这么多人看着,而且还都是认识的人,楚伊瑶又羞又恼,双手捶在他的胸膛上,想让她放开。

然而无济于事,反而是她的手被男人抓住,反剪在背后,袭来的又是一阵带着侵略和占有欲的缠绵。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乔御渐渐松开了手。

楚伊瑶急忙从他的身上下来,脸色烧的通红,是气的,也是恼的。

“啪嗒——”

周围响起了烤串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夹杂着丝丝抽气声。

“啧!三哥秀恩爱也就算了,就不知道温柔点么?看看三嫂,嘴唇肿成什么样了?”

沈其南调侃道。

墨乔御看过去,楚伊瑶的嘴唇的确是红肿了,边上还出了血。

伸出手想把血丝擦尽,却被她避开,只好将手收回。

气氛越来越怪异,连原先很会缓解气氛的沈其南都不知道得该说什么了。

顾擎宇看着一望无垠的海面,继续喝着酒。

顾安月这会儿刚从那场缠绵吻戏中回过神来,脸还带着少女的羞红了,发现自家哥哥好像有点不对劲,“哥,别喝了,再喝就真的醉了!”

奇怪了,哥哥明明没什么酒量的啊?喝了这么多,怎么还是面不改色的?

顾擎宇没有放下酒杯,墨冉晓这会儿已经是气的双眼通红了。

如果之前还只是猜测,可刚才许瑶和墨乔御接吻那会儿,男人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呵!我说为什么我之前无论怎么追,无论怎么死缠烂打,都无动于衷呢?原来是这样……我不好过,看来也不怎么好过啊!喜欢……”

“闭嘴!”顾擎宇突然打断,带着一丝忧郁的双眸,现在冷的却像是一座冰,“墨二小姐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

“我……”

一句话否定了回去,墨冉晓只好将还未出口的吞在了肚子里。

无缘无故的闹了这么一场,楚伊瑶不想再待下去了,墨乔御看出了她的想法,让秦羽把车开了过来。

“三哥,三嫂,就走了啊?”

“嗯,改天约!”

楚伊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沈其南也没再挽留。

三人还未上车,忽然一整排的黑色宾利挡在了他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