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发了火,但这会见苏璃逼近自己,神情清冷,惹得国师莫名心里一虚。

   不待国师怒出声音,苏璃俯身轻轻的含住国师的唇,将他要说的话,吞进了自己的嘴里。

   国师的心情就越糟糕,为了瀞王,她不惜动用自己的身子了?

   这个女人现在很明白他了,笃定只要她一扑,他就什么毛都顺齐了,所以这个女人,准备拿这大招来对付他了?

   苏璃逼近一步,他就后退一步。

   他最受不得苏璃这种攻式,只要一靠近,哪怕呼吸近一点,都不行。

   “苏璃——”

   不满的瞪着苏璃,苏璃俏脸如盛开的繁花,泛着迷人的粉红。

   起身,

   缓缓俯身,

   国师欺了上去,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抵着苏璃,苏璃抬手一巴掌甩在国师的身上。

   国师身子一软,就倒在了榻上。

   台湾嗲嗲女头戴蝴蝶结可爱清纯

   但胸膛挺得笔直的,居高临下看着这个满身孤傲的少女。

   “咚——”

   可这人在这里闹着,权大势大,一个弄不好,就要祸及满门。

   而且,

   “国师想要苏璃如何灭火?”

   越想,

   还是为了瀞王!!!

   苏璃感觉他满身的戾气消失了,急忙将自己的身体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白皙长指轻勾国师的下颌,国师身子一紧,漂亮的桃花眸怒意更浓,吼她。

   “你想睡了本座,好让本座消气?”

   一步一步……朝他靠近——

   国师喘息着坐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腹下。

   退到榻前,国师跌坐进软榻里,双手撑在身后,这回换苏璃居高临下看国师了。

   苏璃十指扣住国师的长指,将他抵在软榻上,国师心里的怒火,早就被扔到十万八千里去了,身子一软,搂住了苏璃。

   满腹心思的想着,再看——再看一眼,就把她吃掉算了。

   “不是你煽风点火的吗?为何火燃烧起来了,你又跑?”

   魅惑人心的美眸轻抬,长睫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