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辰要是知道。

   旁边。

   “赔什么?我血见愁又没做错?为什么要赔了?”

   血见愁十分霸气的将储物袋往苏辰跟前一甩。

   “这一大批资源,足够让他们家族培养出两个空轮大能了!”

   血见愁看到苏辰没吱声,底气更足了。

   这一刻的苏辰,仿佛变了个人。

   冬日暖暖星光少女温暖迷人私房照

   “哼……我血见愁作为鼎天神教的高层,又是一堂之主,怎么可能赖账!”

   血见愁看到苏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自己,顿时感觉自己脸面一阵无光。

   苏辰脸上露出悲伤之色,走到那位死去的‘临’字护法旁边,神情黯淡。

   如果不是顾忌着一旁的孙元,他早就不跟苏辰废话了,直接动手了。

   不只是他,还有烈明镜,看向血见愁时,也是露出自求多福的表情。

   “到底要什么赔偿?直说!”

   苏辰突然声音变得严厉起来,呵斥道。

   “够了,我良心会不会不安,跟没有半毛子关系!”

   苏辰看到大家都一脸感动的样子。

   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早就是声名狼籍之徒。

   苏辰直勾勾的盯着血见愁,道。

   既然想要狮子大开口,想要狠狠敲诈一笔,那就必须把面子上的功夫做足了。

   要不然,他的名声就得彻底扫地了。

   血见愁满脸怒容,大吼一声。

   “嗯?”

   他才在跟苏辰言语交锋之中。

   想到自己好好的声名,被苏辰这么污蔑,心中就火大。

   “想干嘛?当然是要咱们血堂主好好理赔了!”

   都在为那位死去的护法所考虑。

   其实,归根究底。

   这一刻,她跟苏辰的关系,好像在无形之中拉近了不少。

   而是成了一个心善之辈。

   也正是因为这样。

   孙元听到他这话,不由地朝着他投去一个怜悯的目光。

   不再是恐惧、敬畏,而是充满了感动。

   节节败退,连一个回合都没撑下来。

   “本尊要是有这份本领还在这里跟废话?早就一巴掌拍死这个小畜生了!”

   “这么做,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

   此人还是苏辰的敌人,犯不着这么为对方说话的。

   楚香香美眸之中,充满了流光溢彩。

   ……

   “没做错?哼……血堂主,您这话可就是在耍无赖了,我的战利品被打坏了,居然跟我说没错?”

   不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少年天骄,也不是什么万古无一的丹王,更是执掌无数人生杀大权的玄轮大能。

   大家在心中把他想得那么伟大,估计要乐极了。

   “好,说,要我怎么赔?”

   “没想到,苏辰还有这样的一面!”

   血见愁心底一阵咆哮。

   一旁,还活着的五大护法,听到苏辰这番肺腑之言,一个个感动得泪流满面。

   “没有就好,那麻烦您把钱掏出来,赶紧给我赔了!”

   血见愁也是心底一急,没有多想,径自道。

   “行,是在给死者争取赔偿是吧?”

   血见愁已经打定主意了,不能再让苏辰这张嘴继续胡扯下去了。

   苏辰没有任何客气,直接怼了一句。

   “好端端的,让一个死人从地上爬起来跟说话?”

   “这里面有灵石、法则之丹,还有武道绝学,各个境界的法宝,应有尽有。”

   一言一行。

   那位死去的护法,也是死有余辜。

   “苏辰,到底想干嘛?”

   段惊月目光闪烁,心底间,有一道暖流在流淌。

   血见愁不是傻子,看着大家的神色变化,立刻想到了什么,心底露出浓浓的后悔。

   不只是她,还有段惊月,心底也是一阵感动。

   要装也要装到底。

   血见愁勃然大怒,道。

   甚至还有要誓死追随的狂热!

   “要是能让那地上躺着的人,重新站起来,跟我开口说话,那就证明没做错什么,我也不用赔偿。”

   “武道之路,历来坎坷,且又危险重重,要想成长到空轮大能,所花费之大,无法想象!”

   然后,他又说道。

   其实,刚才的那番话,他不过是想要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罢了。

   苏辰看着血见愁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暗爽。

   “血堂主,我的要求也不高,您看,这被您打死的呢,可是堂堂的空轮大能。”

   “……”

   “况且,此人还有妻子、儿女、父母、亲戚,家族内的老老少少,可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企图有一天能跟着他一起飞黄腾达,扶摇直上,可现在就这么被给杀了,族人的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索性。

   反正,不需要动手,也能整得晕头转向。

   至始至终。

   刚想出声,可这时候苏辰已经抢在他的面前开始声繁并茂的表演了。

   能动手解决的,那就不要瞎逼逼!

   只是静静地看着血见愁表演。

   而他,则是毁掉苏辰战利品的人。

   唰的一声!

   闻言,血见愁气得满脸黑线。

   不让他继续杀人也就算了,还咬着一个死人不放。

   “这里总共是二十八瓶丹药,分别对应了开脉境,到空轮境九大境界!”

   最后,竟然真的承认了。

   苏辰都没说话。

   要知道,平常他都是信奉一个原则:

   好人做到底。

   血见愁一脸不好惹的表情,冷笑道。

   其中有好几人,看向苏辰的目光,完全变了。

   “这叫什么回事?”

   血见愁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没了!”

   苏辰丝毫不怵对方,寒声道。

   “赔偿?我能要什么赔偿?我这是在给死者争取赔偿!”

   “不好,这小畜生肯定是要借机狮子大开口了。”

   那被自己杀死一位护法,真的是苏辰战利品。

   取出一大堆瓶瓶罐罐。

   到最后,他抬起头,问了一句:“没了?”

   “别老是的,血堂主,您又不是结巴。”

   但是,苏辰能够秉承‘死者为大’的观念,体量对方,真不容易。

   血见愁看着苏辰这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顿感不爽,可还是一挥手。

   “怎么样,这个赔偿足够了吧,我这也算是一赔二,也不亏!”

   血见愁没想到苏辰会这么无赖。

   血见愁说完后,又是抬手一抓,取出一个储物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