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破解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迷你裙美少女酷夏打网球图片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

【 .】,精彩免费!

……把覃苏哄好了一起看过来。

时沐阳正想要说什么,邻桌被季亦承怼得脸煤球黑的时暝几步过来。

“pia~~~”,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家亲弟的脑门上,格外的清脆,

“还当不当我是哥啊!结婚都不跟我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怎么就听出了“娶了媳妇忘了哥”的委屈感呢?还有点……酸……?

(¬_¬)

……

时沐阳顿时喉咙就噎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出现好几个亲哥叠影,使劲晃了下头才缓和过来,一脸懵/逼的瘪起嘴,

“哥,我跟说了啊……”

某哥,“???”

“上周五我领了结婚证就打电话告诉了。”

某哥,“!!!”

“我还准备那个周末带她一起回伦敦让见见,都已经订了票,可说当时在美国出差,反正今天唐昊天他们结婚也要回A市的,让我不用回英国。”

“……”

这回轮到时暝一脸懵/逼了,金眸微眯,铁青的脸色在经过一系列复杂变化之后,最后转为……相当尴尬的满面红光……

咳咳……

那什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周他去美国出差,在皇甫帝国大厦正准备和皇甫薄情签合同,就是在那时候接到的时沐阳的电话。

“哥,我结婚了。”他记得当时一接通就听见这小子在电话里兴冲冲的笑。

他怎么回的来着,哦,他说的是“Sin,愚人节早就过了”,表情都没变一下,语气还非常的潦草。

然后这小子就说要带人回英国去见他,他当时忙着签约,没心思理时沐阳,就很敷衍的解释他人在美国出差,有什么事等他下周回A市参加婚礼见面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他记得当时还随口问皇甫薄情那天也要参加婚礼,不然一起回A市,不过皇甫薄情说他第二天就回E市,这事儿也就带过了。

……

“哥……”时沐阳又弱弱的喊了一声,看着他哥一脸怪异扭曲的表情,斟酌了半秒,炯炯有神的试探说,“该不会忘记了吧?”

时暝嘴角一抽,抬手重重的捏了捏眉心,嗓门却没能忍下去,

“我以为那通电话是在和我开玩笑!”

时沐阳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义正言辞,

“结婚这么严肃的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

“谁叫之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天蹲剧组里拍戏,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第一句直接蹦结婚了,让我能认真得起来?!”

“我——”

眼见着场面大有要失控趋势,两桌已经笑疯的少爷小姐们一点儿要上去劝说的意思都没有,就连景倾歌都非常喜闻乐见,毕竟这对儿时家兄弟平日里都太正经了。

难得见一回啊。

就在这片“哥说哥有理,弟说弟委屈”的欢快跳脱气氛里,一道女音响起来,

“我们闪婚!”

时沐阳和时暝一起转过头。

“……”覃苏顿时觉得扑面而来的强压磁场快要顶不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肥胆儿竟然把手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那只手里还攥紧着时沐阳的手。

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