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在线app

☆、06308-练剑

老爹:“你可以将从你进入万欣秘境到裴冰器灵苏醒的过程反思一遍,看看里面有没有暗示成分。”

我:“万钦甚至成功暗示得我不敢在他对我有浓厚兴趣的时候大量问他问题。”

老爹:“了不起。”

我:“……你是不是也想学习?”

老爹:“可惜不实际。作为你的师父, 我得尽量将我能教给你的都塞进你的脑子, 不能回避。我不能回避你,我也不能让你回避我。”

我:“如果一个东西等级恰好压在金丹与元婴的交界, 对低修为来说, 是不是会比它是元婴级更不好判断它的等级?”

老爹:“一般来说,对。因为交界处的稳定是暂态,是不稳定的稳定,随时可能向这边或那边倒,两边都没有倒下去,却染上了两边的气息, 混合成了属于两边又不属于两边的特殊状态。”

老爹:“明明是在二者之间,但不同于金丹,也不同于元婴,低修为不面理解金丹元婴,对金丹元婴级只有表层片面的印象, 便无法将交界的东西套进那种狭小的印象里。”

老爹:“但这是不是与难以判断裴冰本体的等级相关, 我不做定论。”

我:“好的,我自己的灵宝,我自己来彻底理解。”

老爹:“你再在这里练剑一天、打坐一天, 然后再自由活动。”

甜美可人丁徐君

我:“是。”

老爹消失,我开始练剑。依然是基础剑招,没有了雷劫的配乐,人形裴简卓也消失, 练起来单调了一些,也沉静了一些,像日常的每一天。玩乐是日常,渡劫也是日常。

当我收剑之时,小随中的东西也已经重新整理完毕,又恢复了日常的……好像整齐,但又时不时弄出点混乱的状态——似乎与有雷劫时也差别不大?就是不需要把面防御开那么高而已,但局部防御度,比如蛊王那里,从来不敢松懈分毫。

☆、06309-活的时候会好好活

小随:“金丹巅峰了。”

嗯。

小随:“再前进一步就是大人了。”

如果向小师叔学习,那么等成为长老后也依然可以不是大人。

裴空:“心魔劫之一:畏惧长大。”

听上去是挺糟糕的,但如果我的最终修为是成仙,那么元婴化神期时依然当孩子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裴空:“你确定如果元婴化神期时是孩子心态,可以成仙?”

那谁知道呢,几万年没人成仙了,现在的所有成仙理论都可以当垃圾扔掉。

练完剑,我开始打坐。

原则上,现在打坐是需要仔细体悟金丹巅峰和金丹后期在沟通环境时的异同,不过实际上我只是安静下来发会呆,毕竟,沟通环境之事,变化因素除了内因还有外因,异同点太多,以我的智商,感性认知比理性分析更可行。

小壳打了一个呵欠。

我问它:“你愿意在这个空间里长时间生活吗?”

小壳:“可以啊。有吃有睡不用担心被打,很美好了。”

裴空:“如果现在把你扔到街上让你自己谋生呢?”

小壳:“自由活动,与街上的各种生物斗智斗勇,也不坏。”

毛球:“被抓去当试验品了呢?”

小壳:“快速死亡,也行吧。”

毛球:“但死之前可能会很痛。”

小壳:“在垃圾星上时,也很痛,痛着痛着就习惯了。如果被试验时更痛的话,可能也会习惯吧,或者直接就痛死了。”

裴空:“大彻大悟,油盐不进。”

觉得自己好像有责任帮小壳找回生活乐趣。

小壳趴在地上,眯眼:“晒太阳、吃东西、与你们聊天,我觉得都挺有意思的。只是都不到割舍不下的地步而已。活着的时候我会好好活的,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寻死。”

☆、06310-懒

我打坐完二十四小时后,去了驭兽峰,问小壳的心态。

驭兽峰先抓偏重点:“二公子你新养了一只猫?”

我:“就是在灰雾秘境里被动给我当躯壳的那只猫。因为在我离开灰雾秘境时与那猫还绑在一起,所以就将它也带回来了。带回来的时候没有征求它的同意,幸好它不介意。可考虑到它现在似乎对什么都不介意,我又有点发愁。跟拐卖了一只无知幼童似的。”

小壳:“以猫的寿命来说,我不小了,在被你接管身体之前就不小了。我知道自己想要和不想要什么。”

驭兽峰:“小壳在离开灰雾秘境之前有家吗?不算二公子你建立的人际关系。”

小壳:“不知道,我失忆了。在我的记忆中,去掉裴林的话,就只有我独自在垃圾星的日子。垃圾星肯定不算我的家,如果送我回到那里……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体会不会很快崩溃。”

驭兽峰:“没家就没问题了。孤身动物跟着新伙伴到新地方生活,新地方满足动物的生活所需,足够了,没毛病,不需要额外担心。”

我:“但小壳的生存欲很淡。”

种植峰:“这个事吧,我们更熟,这款心态在灵植中更多。就是活着的时候好好活,死亡降临时也坦然接受,不执着,但其实也是珍惜生命的,比很多嘴里喊着珍惜每一天的人类更实在地珍惜活着的生活。”

驭兽峰:“灵兽在这方面多数没有灵植那么淡然,不过比人类还是淡很多,这从它们不刻意追求突破修为天花板就能看出。有冲劲、强烈渴望延长自己寿命的灵兽会成为妖修,不济也会走上妖兽路子,而停留在灵兽路线上的,便都对生死有几分无所谓。”

驭兽峰:“小壳只是将这种无所谓表达得更直白、更人性化而已。一般灵兽根本懒得与人讨论这种话题。你看毛球对于小壳的发言就完接受。”

毛球:“不过我还是愿意突破我的天生天花板的。”

驭兽峰:“在灵兽的范围内努力。”

毛球:“其实就算化妖也不一定能突破我的天生上限,就像人类修炼也可能卡在每一个修为档。”

驭兽峰:“概率问题。妖修至少有成体系的突破方案,而作为灵兽如果想突破天花板,只能靠虚无飘渺、几乎无法复现的‘机缘’。比如吃天材地宝。”

驭兽峰:“但靠吃贵重物品来升级,与服用升级类丹药一样,很难说是益处大还是副作用大,比起自己踏踏实实修炼所得的力量来始终更靠不住一些。”

☆、06311-可能包含多次生死

毛球看向小壳:“对,就是这样。修炼的强化方式更成体系、可复现,你已经被裴林带着修炼入门,如果你愿意的话,继续炼下去比天天吃睡有前途。”

小壳:“没有入门。我只是身体记住了裴林的修炼动作,但我其实并不理解那些动作。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身体记忆会渐渐淡化,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毛球:“趁着淡化之前巩固,将外来记忆转为你自己的记忆,并辅以对理论的学习,你就真正入门了。”

小壳:“还是不对。裴林是按人类的方法修炼的,当时裴林的人形在我体内,所以他可以完成那些灵力流动循环,可当裴林离开我后,以我猫的身体,根本不适合那种修炼,如果我想继续,我便得先化出人形。”

小壳:“可我的人形化不稳。如果我想稳定化人形,我就得找到真正适合我的人形态,而不能照搬裴林的,也就是我得先淡化裴林形态对我的影响,即,当我能稳定化形时,身体记忆早就淡得不足以成为力量了,我还是得重头开始入门。”

小壳:“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可以假设我的身体没有裴林留下的前置记忆,在这个前提下思考我要不要成为妖修。答案是,我不想为此努力。”

小壳:“不是问我对生活有什么偏好吗?我偏好懒散悠闲。在已经被保证了不会短缺吃喝的情况下,我实在不想拼搏。”

驭兽峰:“拼搏还不如死是吧?不少懒灵兽都是这么想的。这类灵兽有些被扔到恶劣的环境中会发奋努力,而有些是躺平等死。遇到后者就放弃吧,不用去强行改变它们的生存观了,没奇迹就改不了。”

小壳:“恶劣的环境我也经历过,还被那个环境弄死了,所以我确定,我就是不想拼搏,死也不想。”

……行。改主意了随时可以跟我说。

驭兽峰:“其实让灵兽在过于安稳的地方待久一些,也是促使它们奋发的方式之一。毕竟,过于无聊便可能想要作死嘛。”

驭兽峰:“但不用太指望。有些灵兽是真懒。什么都不干就睡一辈子它们也不觉得无聊。”

我:“起码还要加上吃?”

驭兽峰:“不,有些灵兽天生修为金丹期以上,不用额外进食,吸收天地灵气就够了。”

我:“这样活一辈子,图什么呢?”

驭兽峰:“图……盖了一个‘活过’的章?如果我们把生命的定义延伸得足够广,那么生命中可能会包含多次生死。”

我:“其中一生用来劳碌,接着的一生用来不动,再接下来的一生用来奴役他人……每一辈子都心意地体悟一种角色,不串场。”

驭兽峰:“为了不串场,可能还需要抹去之前几辈子的记忆,让失忆的自己以新的姿态在世间走动。”

我:“而等死了之后,前面几辈子的记忆回笼,便于对比反思。活,只是演戏;死,才是真实。所以死不仅不可怕,还该欣然踏入。”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