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富二代app安卓版在线观看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少女笑颜灿烂树林间清纯唯美写真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

【 .】,精彩免费!

“这就叫有备无患,免得到时候给儿子想不出来名字急得上蹿下跳。”

玄煜微愣住半秒,容离的脸已经红了,小俩口相互瞧了眼。

“放心小三子,我才没那么白目感人,要是日后容容真怀了三胞胎儿子,我一样能搞定名字。”玄煜说着不自知的牵起唇角笑。

玄非“腾”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嗷嗷的叫,

“煜哥哥这话可说的哦!我预感可是很灵的!

今天大家全都在场作证,等到时候别为了起名字跟爹地一样眼珠子都恨不得怼字典上去!”

玄煜嘴角一抽,“……”

玄辰皓,“……”直接飞了一把汤匙丢过来。

大家更热闹的哈哈大笑了,纷纷起哄嚷小非非每次都爆自己有特别特别强烈的预感,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跟真的似的,然而最后的真相是,他的预感一次都没有灵验发生过。

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等萧叔再一次向大家宣布容离的二胎产检结果的时候,集体都快震惊疯了,愣是半天都没回过来魂儿,脑袋里狂闪弹幕,

【我的天!小非非这一次竟然真的成了预言帝本帝……!!!】

更搞笑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小非非那么白目一定能搞定儿子名字的某位煜二爷,为了给三胞胎儿子想名字,焦灼急躁了容离一整个孕期,脑细胞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然而,一直到容离月子都坐完了这人还抱着字典顽强又艰难的继续战斗着……(¬_¬)

结果被玄小三疯狂嘲笑,气得新晋奶爸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和新生闺女儿一起哭了……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啦。

……

容离生产的那一天,是九月份初,天气很热,小安安还不足九个月,是早产儿。

玄煜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从早上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一直到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正伺候着老婆一口一口喂切好的猕猴桃,容离突然叫了他一声,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老公——”

他浑身一震,只听见自己胸口“duang”一下巨响,那颗已经蹦蹦剧跳了一整天的心脏终于以反向自由落体运动方式急剧掉了下来!下一秒又骤提到喉咙口!

容容要生了!

可是玄煜后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事情的具体细节了,包括他抱着容容就像疯了似的跑去实验室,萧叔叔和一大家子人也鸡飞狗跳……到容容子宫收缩,开指打无痛……到最后女儿出生,他蹲在产床旁边抱着汗水浸湿了头发的容离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这些细节,他听萧叔说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萧叔最后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整个人都吓成二傻/比了,能记得才是奇了怪了!”

然而,当这对荣升爸妈的小夫妻俩在看到襁褓里的新生小公主时,才是真的被彻彻底底惊呆了,一齐瞪圆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这是……我们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