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国产之光破解版下载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纯情少女森林迷幻唯美写真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

【 .】,精彩免费!

小甜甜一下子皱起脸蛋,眉毛打成蝴蝶结了。

“干爹和妖精小叔……”小甜甜纠结得都咬手指头了,童声稚嫩,“爹地,一定要选一个吗?”

“嗯!”季亦承重重点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和小公主提问。

小甜甜开始很认真的掰手指比较了,小嘴里念念有词,说得一板一眼的。

“犬犬干爹每次都会给小甜甜带好多好多漂亮礼物,洋娃娃还有新裙子……”

“家里玩具屋里的芭比娃娃都是爹地给买的。”某亲爹若无其事的咳嗽了一声说。

“妖精小叔记得小甜甜喜欢吃巧克力和彩虹糖,每次都买好多好多,口袋都装不下了……”

“妈咪不准多吃冰淇淋,都是爹地偷偷给买回来的。”某亲爹又佯作随意的嘀咕了句。

旁边,某太子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爹地”。

季亦承“嗖”的一记冷刀子白眼就飞射过去了,老子跟妹妹说话,喊什么喊!

太子爷,“……”爹地提醒的太明显了啦。

……

“怎么办,我还是选不出来,干爹和小叔都好喜欢。”小甜甜嘴角一咬,抬起郁结小脸来,一双紫葡萄似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季亦承,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季亦承默默叹了半口气儿,又亲了亲小甜甜的脸,语气宠溺,

“那就不选了。”

他可是宠女狂魔超级奶爸,怎么可能会难为自己的宝贝金蛋呢。

“可是——”小甜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突然大大笑咧开的嘴角就像只挥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季亦承的脖子甜糊糊的说,

“我最喜欢爹地呀!”

这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最纯真的内心世界,不是说了哄季亦承的话,在小甜甜还很稚嫩的记忆里,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呵护和宠爱。

他会对着电脑视频学怎么扎辫子,然后帮她梳各种各样的漂亮小辫儿……早上帮她穿粉色的公主裙还一边说我的小公主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姑娘……她偷吃冰淇淋生病发烧,这个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去到医院,戴白色帽子的护士姐姐给她打针的时候,她看见她爹地心疼得眼睛都红了,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保护她长大的她哥哥也偷偷背过身去用肉呼呼的小手抹眼睛……

所以,要问季景爱最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两个,她的爹地和她的哥哥!

只是这时候的小甜甜还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有一天会从两个变成三个。

后来,长大后的季景爱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就像她的爹地和哥哥一样,给了她全部所有的骄纵宠爱,任这世间繁华颠沛,动荡嚣乱,他亦紧护着她安稳周全,不受纷扰,余生幸福。

……

得到小情/人儿告白的某奶爸已经圆满笑得满脸都快开出一朵太阳花儿来,又讲一个故事哄女儿睡着之后回到主卧的时候,那高高翘着的嘴巴角还没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