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pblm6xyz

为了不让尴尬的气氛继续蔓延,苏凡主动开口打破沉默。

“你……怎么变回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皎若抬头偷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把头埋下去。

果然又是这个回答,苏凡无奈地摇了摇头。

“算了,换个问题问你吧,”苏凡轻声说:“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皎若抬起头,眉头微蹙,一脸委屈着摇头。

“你怎么了?”

皎若声音微颤着说:“我不想回家……”

“不想回家?那你想去哪?”

“去哪都行,”皎若轻声说,“我是偷跑出来的,只要不让我回家,去哪儿都行。”

“偷跑出来的?”苏凡疑惑道:“怎么听起来跟坐牢一样,你家是海底监牢吗?”

皎若摇摇头“那倒不是,我家是一个很大的宫殿,很漂亮,有很多奇珍异宝。”

清纯学生妹妹校园楼梯间的青春写真图片

很大!宫殿!奇珍异宝!

苏凡听到这些眼睛都直了,难不成她家是传说中的海底龙宫?

要是真像她说的那样的话,说不定真能找到海妖根!

年轻,这小姑娘真是太年轻了,随随便便就把家里的信息告诉外人,你们海族中难道没有听说过流传在妖修间的一句名言吗?

防火防盗防人修啊。

必须给这个年轻的美人鱼上一课。

“太好了,咱们赶紧去你家吧……”

皎若微微皱眉。

“嗯……我的意思是,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这么久,族里人该着急了,让我送你回去吧。”

“族人?呵呵,”皎若轻笑一声:“他们确实何止是着急,他们恨不得把我永远关在那个小房间里。”

“此话怎讲?”

皎若美眸一闪:“你真的想听吗?”

“还……挺想听的。”

苏凡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呐喊,我特么只是馋你家宝贝而已啊……

皎若轻咬着嘴唇,刚准备开口,苏凡脸色突然变了。

“等等,先跟我过来。”

他拉着皎若潜入海底,躲在一块大礁石下面。

“怎么了?”

“嘘!别出声。”

苏凡指指前上方,皎若顺着望过去,只见他们刚刚待过的水域中,缓缓游来了三个巡逻的海族。

为首的那个是一只貌似垂头鲨,却长着胳膊和人脸的怪物,左边是一条鮟鱇鱼怪物,右边是一条电鳗怪物。

有一说一,这海族长得真特么拉垮,就像没经过优化的半成品,实在让人反胃。

还是美人鱼小姐姐好看。

为首的海族对身边的小弟说道:“都特么给老子搜仔细点,圣女的气味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是,老大!”

糟了,是来找皎若的!

这下就有点难办了,以鱼类的嗅觉肯定要不了多久就能找见他们。

“他们是来抓我的!该怎么办?”皎若死死地抓着苏凡的衣角,不停地发抖。

看着她一脸慌张的样子,苏凡顿时玩儿心大起,低声说道:“没有关系,反正他们是来抓你的不是来抓我的,要是被发现了我就把你交给他们!”

“你!”要是人鱼有脚的话,皎若肯定气得直跺脚,可惜她没有。

不过她有嘴,一口咬上了苏凡的胳膊。

“啊!”苏凡没忍住叫了一声。

“谁!谁在那边!”垂头鲨立马警觉地转身,瞅向藏着二人的那块大礁石。

皎若慌忙用手捂住苏凡的嘴,另一只手食指放在嘴唇上:“嘘!”

苏凡十分配合地点点头。

可惜一切已经太晚了,垂头鲨已经悄无声息地游了过来,犹如一个藏在阴影中的杀手。

苏凡学了一声猫叫,希望能借此引开垂头鲨的注意力。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这特么的是海底啊!哪有猫啊!

那特么的海底又什么?有鱼!

鱼是怎么叫的来着?

还没等他想起鱼是怎么叫的,一双恐怖的眼睛即将绕过礁石,发现他们。

紧急关头,他忽然灵机一动,心念一动,“嘭!”地一声,幻化成夜达的样子。

“是我!”

苏凡主动从礁石走了出去,迎面撞上了垂头鲨。

“大统领?”垂头鲨看见苏凡之后明显愣了一下,“您怎么在这里?”

苏凡面色一沉,闷哼一声,“怎么?难道我干什么也要向你汇报吗?”

“那倒不是,只是……”

垂头鲨探头向礁石后望去。

苏凡用身体抵住礁石封锁他的视线,厉声说道,“你看什么?”

垂头鲨把头缩回来,“没看什么,属下只是好奇罢了。”

“好奇?有什么可好奇的?圣女找到了吗?”

“还没有。”

“没有还不去找!是不是逼我发脾气啊?”苏凡凶狠地瞪大眼睛。

“对不起大统领,请您不要生气,属下马上去找。”

“把你的心思都用在正地儿上,别老动那歪心眼,海族巡逻队里就数你心眼儿最多,一天天的。”

“是是是,您教训的是。”锤头鲨疯狂点头道。

“还不赶紧去!”

“是是是,属下马上去……”

远处的鮟鱇鱼怪和电鳗怪看到这一幕,相视一望,纷纷皱起眉头。

“老大今天这是怎么了?吃枪药了?”

“谁知道啊,可能心情不好吧。”

“也是,你说圣女丢了这件事搁谁心里都不好受,老大难受也能理解。”

“唉,别说了,赶紧找吧,一会队长过来了又要骂咱们偷懒了。”

“……”

三个海族终于走了,苏凡躲回礁石,和皎若相视一笑,长舒一口气。

过了一会,皎若缓过劲儿来,嗔怪着打了苏凡一下。

“都怪你,干嘛要喊那么大声引他们过来。”

苏凡眉头一皱,这怎么还恶人先告状呢?

“喂我说,刚刚是谁咬我?你不咬我我能叫吗?你讲不讲道理?”

“那我不管,谁让你那么坏,要把人家交出去。”皎若噘起小嘴,“况且人家就是轻轻咬了你一下,至于叫那么大声吗?”

苏凡突然伸手捏住她两侧的腮帮,随后从乾坤戒里掏出一面铜镜。

“你干嘛。”

“你自己看看你的牙,有多尖,自己不知道吗?”

随后苏凡又把她娇嫩的胳膊抓起来,递到她的嘴边,“来你轻轻咬一下你自己,看看疼不疼。”

“波!”皎若撅嘴亲了她胳膊一口,随后昂起小脸说道:“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苏凡:“……”

操,真是败给她了。

“咦?你怎么不说话了?”皎若奇怪地看着他。

苏凡把脸扭到一边,“你别跟我说话我不想理你。”

“对不起,我错了,不要不理我好不好。”皎若摇着他的衣角。

苏凡把身体扭到一边,背对着她一眼不发。

皎若这下彻底慌了,现在所有的海族都在抓她,苏凡要是不理他了,这诺大的海域可就真的没有她容身之所了。

她咬咬牙,哽咽着说道:“大不了,大不了我带你去我家总可以了吧。”

去她家?这个好!

苏凡一听这个立马就来精神了,但他又怕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于是装作无奈的说道:

“唉,这又是何苦,你明知道自己在被整个海族通缉,还要自投罗网?”

“大不了我躲在你身后就好了,就算不济被抓住,我也认命了。”皎若哽咽着说:“只要你别不理我就行。”

苏凡扭头道:“你真是这样想的?”

皎若沮丧地点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听你的了……”苏凡转过身来,“先声明一下,我可不是因为要去你家才理你,而是看你可怜才理你的,你可别误会了。”

皎若立马开心地应了一声。

唉,真是个小傻子。

皎若鱼尾一扫,缓缓游出礁石,“要是我被发现了,你就快跑,不要管我,跑得越远越好。”

“放心,有我在,你不会被发现的。”

苏凡也起身游出礁石,伸出左臂往皎若身上一扫,心念微动,皎若“嘭”地一声变成一条鲛人。

“哇,好神奇啊,我也变成一条鱼啦!”皎若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太棒了。”

“小傻子,你本来就是条鱼啊。”

……

内海深海,碧波殿。

这宫殿浑然一体,乃是由一整座的天心晶石矿雕刻而成,每一片瓦都有阵法纹路,无时无刻的聚拢着这一片海域的灵力,周遭几根承重的海柱盘踞着几条境界不明的蛟龙,虽纹丝不动,但威慑之息尽数外泄。

除此之外,殿门口还把守着一只海螃蟹和一只海虾兽,海虾兽双手持一杆铜锤,面露凶狠,而海螃蟹以天生的双钳作为武器,二人目露凶狠之色,一左一右各司其职,守护着宫殿的安全。

两条鱼人来到宫殿之前。

“来者何人!”

虾兵蟹将拦住来人,

“是我!你们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苏凡假冒的海族统领沉声说道。

“海族统领?”虾兵蟹将互相看了眼,眼里闪过一丝惊异。

“你不去找圣女?来碧波殿干嘛?”虾兵厉声开口,细长的眼眸之中满是厌烦。

苏凡有些疑惑,这话什么意思?堂堂海族统领来一趟碧波殿,还要经受两只虾兵蟹将的盘问?

看来这海族统领混的不求行啊。

为了不暴露身份,苏凡不得不将语气缓和下来:“两位统领,我有要事禀报,就是关于圣女的消息,还望各位让我见一下族长,此事事关重大。”

“族长闭关了,不给见!”

不给见?那怎么行?

都到这一步了,你说不见就不见?